西宁市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小窗小河小桥小巷小院我 [复制链接]

1#
外伤白癜风 http://baidianfeng.39.net/a_zzzl/141215/4536837.html

江南自古繁华,乌镇又处在杭嘉湖平原腹地,是典型的“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江南水乡。

年在浙师大读书时“大一”的暑假到同学家玩,先到湖州双林镇伊川兄家里,后与许枫一起前往他平湖的家里,途径乌镇时,两人只是去瞻仰茅盾故居,我本是农村人,对一个乡下小镇也没有多大兴趣游玩,但也算到过乌镇了,没留下什么印象。

近几年随着每年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的召开,乌镇走向了国际舞台,也听说乌镇的东栅西栅景区建的不错,年暑假一家人游玩了古镇同里和周庄后,妻子也很想去乌镇游玩。

年4月13日下午和妻子从南京回程在杭州东站中转赶往桐乡站,再坐公交车赶往乌镇,开启了乌镇之行。

小窗

傍晚时分到达酒店通安客栈,酒店在西栅景区内,看了周边环境和基本设施,还是比较满意的,清幽雅静。

住的房间在二楼,房间外还有一个公用小客厅和小庭院,房间临河,打开窗户,视眼所见,是杨柳依依,小桥流水,“四月人家无矮树,江南都在绿阴中”。这段河流是西栅的水上游览线路,白天时,只见小船荡漾,河岸树木葱茏,但没看到盛开的鲜花,微微有些遗憾。

窗户是房屋的眼睛,窗户连接着里外两个世界。江南民居主要是砖木结构,白墙灰瓦,雕梁画栋,庭院深深,在多雨的江南蒙蒙细雨中,是绝妙的水墨画。江南自古为富庶之地,无论是富贵人家的高门宅院还是平民百姓的平房小院,繁荣的经济、丰富多彩的传统民俗和文化孕育了江南民居窗饰艺术。透过虚实相应的窗扇,外接自然山水或借引庭院景致于室内,与自然融为一体,集清净雅致于一体。人们在安逸、自我满足的生活中,更多地追求精神上的清雅。

一扇窗是一个世界。在杜甫的眼里,“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小小的一扇窗可容万里江山,可纳浩浩古今。

乌镇的窗户可能没有杜甫眼中的大气,乌镇的窗户自有特色,古色古香,不少窗户青藤缠绕,给人以沧桑之感。“乌镇的窗户是壮观的,它往往是联排的,不管临街还是临河的一面整面都是窗户;乌镇的窗户是柔美的,含蓄朴素而不张扬;乌镇的窗户是精致的,一千个窗户有一千个图案,精美绝伦;乌镇的窗户是文化的,蕴含了千年的江南文化精华;乌镇的窗户是灵动的,她不媚人不粗劣,即使简陋的旧窗也沁出高雅的气质”。我想乌镇的窗子就可以写篇大文章了。

(站在这扇窗后看外面的世界,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最好有雨的时候,听雨)

望着窗外的景色,想起了《小窗幽记》。陈继儒是明代松江华亭人,华亭离乌镇咫尺之遥,松江府也是江南鱼米之乡。陈继儒生活在万历年间,“隐居昆山之阳,后筑室东佘山,杜门著述。”在书稿将成之日,想到自己总是从书房中的窗户内窥到外面的风光景色,院中的落英缤纷,可以借着这小小的一扇窗看清一些人世纠纷,因此将所著之书取名为《小窗幽记》。陈继儒透过“小窗”的世界是淡泊名利、陶然超脱。“愿生命化作那朵莲花,功名利禄全抛下”,可真正有几人能如此超脱呢?

每一扇窗户打开了,看日出日落,花开花谢,舟来船往,人世间繁华与衰败,芸芸众生忙碌奔波。关上窗,窗内又演绎着多少悲欢离合。

每扇窗都是一个故事,繁花落幕,惟有窗棂每一天经历着风吹日晒,积累着岁月的痕迹。

小河

乌镇水系发达,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古镇。据介绍,西栅由十多个小岛组成,河道多米,西栅老街长1.8公里,河道两岸临河水阁绵延1.8公里。整个西栅水系环绕,小河纵横,蜿蜒曲折,临河而建的水阁木楼,影影幢幢。

河网密布是江南水乡的特色,乌镇的民居大多是前门临街,后门临河,家家户户都筑有大大小小的码头,出门一般走水运,乌镇西边北边便是京杭大运河,舟辑往来,尤如北方马车牛车,也极为方便,人员外出或者货物往来,经过大运河就能通江达海。

(乌镇水系与京杭运河相连接,站在白莲寺塔上远眺,京杭运河如一条巨龙蜿蜒而去,右下方有一条水坝,分隔着乌镇内水系与大运河,河水颜色较黄的就是京杭大运河)

和妻子乘坐小船游玩,小船缓缓前行,欣赏如画卷般徐徐展开的水乡风情,“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在周庄古镇,我们也坐小船游览,两个古镇都是江南古镇,有相似之处,但总觉得坐在小船上游览乌镇,更清幽一些。周庄的河道两岸更多的是街道,人流如织,商家叫卖声,游人喧闹声,呼儿唤女,比较嘈杂。而乌镇的小河两岸基本上是临河而建的水阁木楼,树木掩映下的花窗绣户,“雨涤山花湿木乾,野云流影入栏干。”一路行去,透过雕花的窗棂,哪扇窗棂的背后是待嫁小姐的闺房?哪扇窗棂背后是某个士子在吟诗作画?哪扇窗棂背后是失意的文人在浅斟低唱?

“江南水乡展旖旎,屋衍风铃声悦耳。”在悦耳的风铃声中,“乌篷船向古津停”,离船登岸,走在古街上,又仿佛回到“人间烟火”。

小桥

西栅由12座小岛组成,70多座小桥将这些小岛河面连在一起,可以说是“百步一桥”,河流密度和石桥数量均为全国古镇之最。

桥是乌镇的灵魂。街桥相连,依河筑屋,组织起绵延的水阁木楼。西栅的桥各式各样,有单孔桥,有双孔桥,有三孔桥,有简洁的平梁石桥,有古朴的石拱桥,宛如一个古桥博物馆,浓缩着中国古桥的经典。最著名的有“桥里桥”,还有乌镇的“断桥”。

(乌镇西栅的桥多,这是游船行经一座小桥下,不远处就是一座石板桥)

“桥里桥”是乌镇最美的古桥风景,堪称桥景一绝。通济桥和仁济桥两桥成直角相邻,那高高的桥身,半圆形的拱洞,水中倒映的桥影,无论是在船上,还是走在岸上,从一座桥的桥洞里可以看到另一座桥的身影,景象十分别致,人们把这种奇特的景观,故有“桥里桥”之称。

乌镇有“元宵走桥”的习俗,人们在正月十五闹元宵的时候,总要成群结伴的到附近的河桥上去走桥,据说可以保佑走桥者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驱除百病。当地人就特别喜爱到通济桥和仁济桥这两座桥上走一走,以讨个福寿双全的吉利。

(这就是“桥里桥”,不过我拍的角度不好,不能观以全貌)

西栅还有座真正的“断桥”,在一泓碧波之中,一座“断桥”默默地守候着这方水土,我没有查到这座“断桥”的来历,也不必费心去杜撰无聊的传说。

烟雨江南,小桥流水有人家;

岁月静默,一花一叶皆世界。

俗话说,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长,寓意人生阅历丰富,在江南水乡,出门便是河,走路便是桥,小河小桥与江南人融为一体,烟雨江南中撑着油纸伞站在桥上看风景,这就江南的风景。

不管站在哪座小桥上,你也许会想起卞之琳的《断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依靠在石栏杆上,凭栏眺望,思绪万千。不知哪一座桥留住过昭明太子的脚印?哪座桥的雕栏上有过沈约的抚摸?哪一座桥留下了沈雁冰先生和沈泽民先生匆匆离去的背影?还是少女的王会悟走过哪几座桥去父亲的私塾读书,又走过哪几座桥离开故乡,走向中共一大的会场,安排着嘉兴南湖红船上的会务?每一座桥经历了多少的脚步,沉重的,轻盈的,匆匆的,悠闲的。每一座桥都承受着草鞋的,布鞋的,皮靴的来来往往。

大红花轿里的绣花鞋被吹吹打打送往远方,又有新嫁娘袅袅娜娜走过某一座桥,走进某一个深深的庭院。

洗尽铅华始见真,归来依旧香如故!石桥不言,每一座石扳桥都是岁月的见证者!

小巷

次日上午九点过和妻子开始游览西栅古街,游人渐多,古街上开始嘈杂起来。我们无意中发现西栅的小巷很有特色,游人很少,很幽静,就专门找寻一条条小巷。

走在一条条幽深的小巷里,青萝修竹,青砖灰瓦,时光仿佛静止。

小巷,在中国文学里,无论古典文学还是现代文学,都是一种意境。芸芸众生在纷繁的尘世里沉浮,身心疲倦了,归隐之处,一是山林,一是小巷深处的小小庭院。归隐小巷,小巷是休憩之所,是疗伤之地,是净化心灵。退,可进入一人世界的小院,修心养性,修身齐家。进,可走向大街走向庙堂,治国平天下,“万里觅封侯”。

小巷在不同年龄段的文人笔下也是具象不同。年轻文人笔下的小巷代表着追求,代表着爱情。年长文人笔下的小巷是静安之地养生之地。

小巷如果与江南连接在一起,又是一种特别的意境,江南的小巷,那些悠长而幽静,形态万千的江南小巷,是江南意象中不能抹去的符号。

陆游的“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住在小楼倾听了一夜的春雨淅沥滴答,清晨推开窗门,就听到小巷深处在一声声叫卖杏花。这就是江南小巷。

戴望舒先生在《雨巷》里,“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而又寂寥的雨巷。他怀着一种缥缈的希望,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是代表淡淡的忧伤,也代表着希望。

还代表着希望的是顾城先生的《小巷》:

小巷

又弯又长

没有门

没有窗

我拿把旧钥匙

敲着厚厚的墙

经历文革的一代年轻人,精神迷茫,面对着家园破败,路在何方?顾城没有丧失希望,仍然在寻找,寻找人生的家园。

(在这条小巷里,时光仿佛静止)

我在二十五年也写过一首有关小巷的诗:《小巷的灯光》(后来这首诗和另一首诗发表在年2月28日《衢州日报》副刊上)

小巷的灯光

青石铺就的小巷

小巷深处的灯光,从窗口

照射到村口,照射

风尘仆仆的游子

在外面的世界

不致迷失道路和方向

父亲吸烟的目光

遗忘一丝烟草

寄给我故乡泥土的馨香

母亲缝好最后一件衣服

抬头刹那

我看见了思念的泪水

小巷的灯光

悠远而深长

小巷,一头通往纷繁的尘世,一头通往回家的院门!

小院

走过小桥,趟过小河,穿过小巷,你会来到一座小院:昭明书院(昭明太子读书处)。

小院不小,这是一处比较大的庭院。

首先要经过一座牌坊,上书“六朝遗胜”“梁昭明太子同沈尚书读书处”。据记载,这座牌坊是明万历年间,乌镇同知全廷训出于对萧统才学的敬仰,在书馆旧址前建起一座石坊,里人沈士茂于石坊上方题写“六朝遗胜”“梁昭明太子同沈尚书读书处”匾额。年茅盾先生欣闻故乡这一古迹在文化大革命之后仍大难不毁,在写给家乡的一首词《西江月》中有“唐代银杏宛在,昭明书室依稀”的佳句。

小院不小,因为承载着厚重的文化和历史。

如果要问乌镇古代最大的名人是谁?那应该是昭明太子。昭明太子是南北朝时南朝的梁朝(中国历史上称“梁”的王朝很多,我们一般称南朝梁为“萧梁”)开国皇帝武帝萧衍的长子萧统(~),两岁被立为太子,未及即位而卒,谥昭明,世称昭明太子。他曾随老师沈约在乌镇筑馆读书多年。萧统对文学颇有研究,招集文人学士,广集古今书籍3万卷,编集成《文选》30卷。《文选》(也称为《昭明文选》)是一部现存最早的文学总集,选编了先秦至梁以前的各种文体代表作品。《文选》对中国文坛影响极大,可与《诗经》、《楚辞》并列。

(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繁体竖排标点本《文选》)

匾额中的“沈尚书”是沈约(公元~公元年),字休文,吴兴武康(今浙江湖州德清)人,南朝史学家、文学家、音韵学家。沈约出身江南大族,但因父亲沈璞于元嘉末年被诛,幼年时孤贫流离。后历仕宋、齐、梁三朝。沈约助梁武帝萧衍成就帝业,是开国功臣之一。沈约是永明体的倡导者之一,其文学主张和创作实践领导了时代的风气。他喜欢书籍,收集图书达两万卷,是南朝中国藏书第一大家。

沈约最有成就的是在史学研究上,于晋、宋、齐、梁四代之史皆有撰述,沈约所撰《宋书》成为传世之作,列入“廿四史”。其它作品多已亡佚。但沈约的“史德”受到后世人的批评,唐代史学理论家刘知己在其著作《史通》中当作反面典型来出来批评,《史通》里说:“沈氏著书,好诬先代,于晋则故造奇说,在宋则多处谤言”。

三国两晋南北朝三百多年是中国的乱世,“萧梁”王朝历时55年,也算是短命王朝。但“萧梁”偏安江南,梁武帝萧衍崇尚佛教,统治还算清明,重视发展农业,也重视文化的发展。南朝时江南得到开发,太湖平原渐成鱼米之乡。

昭明太子能在这鱼米之乡安静读书编书,远离朝堂是非,倒是很好的选择,“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烟雨中不仅是晨钟暮鼓、梵音绕梁,烟雨中王朝兴起又覆亡,“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没有千古永存的王朝,古人以“立德、立功、立言”为圣贤之道,可五千年来有几人许?帝王将相,如过烟云,昭明太子能在江南一小镇静静地读书著文编书,留得一部《文选》而流芳百世!

萧梁一朝在统治时间不算太长的五十五年里却涌现了一大批有重大成就的文学家和诗人。除了萧统和沈约、还有《南齐书》的作者萧子显、《文心雕龙》的作者刘勰、《诗品》的作者钟嵘,以及文学名士如江淹、吴均、庾信、陶弘景等等。萧梁一朝的文学之盛,在中国历史上可能只有盛唐和北宋可与之相比肩了。这得益于梁武帝萧衍比较宽松的政治统治,也得益于江南的开发提供较好的经济基础,东晋南朝时期,江南地区第一次大开发,农业生产的发展,较为安定的社会环境,也使文化发展有个良好的土壤,六朝文化的兴起发展是以江南为中心的,昭明太子能随其师沈约在乌镇读书,也可以想见乌镇在南朝时期的经济已经得到较好的发展,而且乌镇离政治中枢建康(今南京)也不远,水陆交通都很方便,不然也难以吸引昭明太子的到来。

(这是昭明书院的外廊,河水静静,斯人已远)

阳春三月天气新,

草长莺飞乌镇行。

生逢人间太平日,

自吟一曲盛世情。

在这阳春三月,与妻子一起沐浴着春风暖阳,行走在亭台楼榭、小桥流水之间,小巷小院中“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生逢盛世,不亦乐乎!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徐志摩先生告别的是英伦的康桥,而我无法告别的是乌镇的小河小桥小巷,小河小桥小巷是在风里雨里雾里,小河小桥小巷是在江南人的心里梦里,是在江南人的灵魂里。

年6月6日—23日

作者简介:郑忠,柯城区华墅乡雾龙底村人,年至年在航埠中学就读初高中,浙江师范大学毕业后回母校教书,担任过航埠中学副校长,花园中学校长,衢州高级中学校长助理,衢州市行知职教集团学校校长,年起任职于衢州市教育局教研室。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